脑袋里住了个Wade

懒癌晚期无志青年,脑子里住了个正和巨怪跳舞的韦德·狗娘养的·威尔逊

【贱虫】 Soda Pop

黑砂:


知名游戏实况主Deadpool的恋爱混战!


文中涉及的游戏灵感来源于吃鸡,稍微做了点方便人设的改动,不是重点,补药介意x







//




    “哇哦,刚才好险!这位id叫sugarbomb123的朋友,你差点就阴到了《绝地逃杀》的美服第一,可惜死的姿势也不太好看,屁股撅成这样也没用,我对蓝头发的男人没兴趣,也许你可以找个[哔——]然后[哔——],没错小狗屎这就是你的归宿……”


    高挂在网站直播排行前五的Deadpool直播间里,一如既往地充斥着主播让人耳根疼的话唠,伴随电子摇滚的背景音,屏幕右下角圆圆的摄像头里有一个戴着红黑面具的家伙在摇头晃脑,旁边的话筒灯好像永远没有熄灭的时候。今天Wade的直播间也依旧被管理员设置了18岁的年龄限制,然而即使是失去了所有未成年观众,他的人气也始终居高不下——谁不喜欢看Deadpool一边说着花样百出的垃圾话一边满手骚操作,挥舞着双刀把人削成人棍呢?


    Wade很喜欢《绝地逃杀》这个游戏,装备可以自由搭配不说,游戏机制也深得其心,一局80个人,所有人进入地图就只有一件事需要做——把其他人都杀光,让自己活到最后。这赛季Wade比以往都还要强势,把Wolverine之类的老鸟都给踩了下去,胜率和人头数都高居美服榜首,分数更是逆天。今晚显然也将是他无数个美好的虐菜夜晚中的一个,鼠标键盘敲得哒哒响,手起刀落血染银屏,手感好得让他都忍不住跟着背景音乐哼起小曲。


    “1,2,2.5,哦这个没死透,让爸爸给你再补一刀……”他一边大开杀戒一边嘴上念念叨叨,就在这时,余光里忽地飘过一道红蓝色的身影,电光火石间Deadpool右手的刀就被缴了,Wade放松的神经一瞬间绷紧,他本能地左手拿刀反手向右砍了一记,果然斩断一束白花花的蛛丝——被那玩意困住了可不是好玩的。


    Wade抬起头,在面罩下忍不住放声大笑了三声。


    “你来啦Spidey!”他冲屏幕里那个蹲在岩石上的人吹了声口哨,“我一看见你就硬了。”


    直播间的留言区顿时刷过一大片意味深长的颜文字和起哄,对方面罩上两只硕大的白眼睛对Wade的调戏无动于衷,很快跳到Deadpool面前一个飞踢,紧接着一串行云流水的技能对接,Wade眼看着半管血没了居然还毫不还手,被摔得视野天旋地转还触发了晕眩和致盲,嘴上却仍然一刻不停,从他早饭吃了什么问到晚上需不需要免费陪睡,等他开始报自己手机号的时候,那个叫Spider-Man的玩家已经把Deadpool捆成一个倒挂在树上的茧,还留了5%的血皮。


    “太坏了,小甜心,你太坏了,”Deadpool动弹不得,怎么操作都只能在原地轻微地来回晃,Wade干脆放弃了,撑着脑袋轻佻地抱怨,“你明知道我最想死在你身下。”


    游戏左下角的聊天频道里弹出Spider-Man发的一个笑脸,小蜘蛛冲他比了个敬礼的手势,蹦蹦跳跳地跑掉了。


    在两分钟之后Deadpool被一个惊喜的路人打死之前,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那家伙背影真性感。”




//




    Wade其实很记仇,他现在还能信手拈来,绘声绘色地向初来乍到的新观众们讲述他和这个不知名小玩家的初遇,然而这个老生常谈的故事已经让他的老粉们厌倦不已,每到这时总会有这么几千个观众静音切出窗口半个小时,去刷刷推特或者看看最新一集的地狱厨房。


    “我当时就说,嘿,你他妈哪冒出来的啊,哥的枪都敢抢?”Wade声情并茂地说着,小小的白眼睛在镜头里兴奋地眨动,“我很奇怪他为什么从来不开麦,他打字说因为我想打败你啊!我就想,原来是哥的死忠粉,以打败哥为目标的人生值得尊敬!于是我说,那你还得加把劲,如果你长得好看的话我就饶你一命,结果他嗖嗖两下射了两道蛛网,捆住我的胳膊和脚,不得不说那是我最喜欢的部分,我的蛋蛋都被勒住了——”


    在半个小时无意义的描述后,他语气深沉地说:“然后我就死了。他走之前还说:你是谁来着?”


    “那真是美好的一天。”Wade仰面躺在椅子上,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Deadpool单向添加了Spider-Man的游戏好友,却从来没有进一步交流或者是找他组队,而是对干掉他和被他干掉这两件事乐此不疲。Spider-Man上线的次数不多,通常在双休日晚上或偶尔的工作日深夜,因此他虽然技术高到连Deadpool都能杀好几次,却始终在排位表上默默无闻。每次碰面两人都免不了一场血战,场面精彩纷呈,Deadpool的骚话更是随着他的情绪飙升一句比一句刺激,Youtube上甚至有人专门整理了Spideypool合集,点击量比他自己传的录播视频还高。


    起初Wade心当然没那么大。作为美服榜首的尊严让他难以接受自己败在无名小卒手中,然而交战多次之后发现这家伙能干掉自己确实不是运气,无论是操作技术还是战衣设计都让他性趣昂然;再加上他发现只要稍微调戏一下就能引出他新一轮疾风骤雨般的攻击,几乎能从他的动作里看出他的羞窘甚至气急败坏,这种细节简直让他爱不释手。


    “对不起,我当时不该杀你的,”有一天Spider-Man被逼得满头狼狈地逃跑,在频道里说,“你能别纠缠我了吗?我错了!”


    Wade搓了搓手,愉悦感简直要透过他的面罩冲出来了。


    “当然不行。”他难得打了行字,“我爱死你了。”




//




    停电了。


    起初只是网断了一会儿,紧接着一道恍若索尔降临般的惊雷劈到电线杆上,整片街区都陷入了黑暗。 Wade有些扫兴地长叹一声,把鼠标一甩,对着黑漆漆的屏幕发了会儿呆。他脑子里还在回味之前和Spidey那场令他热血沸腾的一战,这个不太喜欢近身的小家伙头一次把四肢都缠在Deadpool身上,游戏建模极其精细,于是Wade有幸欣赏到Spidey胯下的绝对领域——嗯——希望控制他的人能有角色看起来的一半性感。


     然而就在他开口想好好说点漂亮话的时候,网就断了,电也停了。Wade离开电脑桌摸黑走了几步,脚好像踢翻了一盒可///卡因,才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停电了。”他能感到身边的老太婆转过头来直勾勾地盯着他,于是翻了个白眼解释道,“现在你开心了吧?我也和你一样盲了。”


    “不,我希望能赶紧恢复。”Al慢悠悠地说,“这样你能回房间里痴汉你的小男友,而不是跑出来膈应我。”


    “别忘了,老太太,”Wade提醒,“这里可是我在交房租。”


    Al哼道:“你有的是钱。”


    两人在黑暗中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了关于房租水电油米泡面的争论,直到门口传来一阵电铃声,还有手电筒的光芒从门缝里透进来。他们又吵了三十秒关于我丑你瞎到底谁去开门,最后Wade摘下头罩,骂骂咧咧地踩着一地窸窸窣窣的不明物走了过去。


    手电筒的白光中笼罩着一张青涩的面孔,男孩眨巴着明亮的眼睛,友好地咧着嘴角:“你好,Wilson先生,我是Peter……”他试探着顿了顿,在看到Wade困惑的表情后紧张地咽了下口水,补充道,“……Parker。是你的邻居,我和May姨来打过招呼。”


    “嗯哼。”Wade皱着眉答应道,偏过头想了想,“那个身材很辣的棕头发女人?”


    Peter挑了一下眉毛,对这个评价显然已经习惯了,语气还带些揶揄:“这么说来你是记得我们的,先生?”


    “你有什么事?”Wade不耐烦地扶着门框,“别来问可///卡因,我们这什么都没有。”


    “实际上,我是想来问问你们有没有闲置的工具箱。”Peter抓了抓头发,“我有一个自制的备用电箱,应该可以撑到电力恢复,但是安装不太方便,前几天我们家的工具箱又被猫偷了。”他抿了一下嘴唇,“如果成功的话,我可以试试把它也接到你们家的电闸。应该不会有问题。”


    “真的?”Wade表情一亮,“上网打游戏都可以?”


    “感谢你的好意,亲爱的。”Wade身后的客厅里传来Al的声音,“但总得有人管管年轻人的网瘾。”


    Wade忍不住转头怒吼:“闭嘴,毒///瘾老太婆!”




    最后Wade还是拎了工具箱给Peter,并且自以为和善地要求小伙子最好今晚就能弄好。打不到游戏让他焦灼又无聊,他掏出手机,用剩余的电量刷了刷推特,发了一条停电直播中断的通知。顿时便有许多表示遗憾的,许多幸灾乐祸的,点赞的,还有几条评论说,Spider-Man和他同时下线了,真是巧合真是缘分。


    嗯?Spidey也下了吗?Wade稍加思索便福至心灵,原来他的小宝贝其实是个欲拒还迎的傲娇,每次看似对他冷漠,实际上是为了见他才上游戏的啊!不然为什么他一掉线Spider-Man也不玩了!


    Wade Wilson心花怒放又忍不住心急如焚,只希望自己能化作Deadpool飞奔去游戏里抱住他失魂落魄的小可爱。他原地蹦了两记(收获了Al不屑的哼声),出门在叼着手电筒低头摆弄电缆和螺丝刀的Peter身边蹲下。


    “小Peter,”他语气甜滋滋地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还有多久?”


    男孩对他态度的一百八十度转弯十分诧异,抬头透过护目镜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也许是Wade现在脑子里都是粉色的爱心泡泡,看这个娃娃脸的高中生也愈发亲切可爱起来。


    “呃嗯……很抱歉之前一直没找你打过招呼,”Wade说,“要知道我这张烧伤脸不太适合社交。但其实我很好相处的,你看我长得可怕,但我话很多,G点低——”


    “我知道。”Peter口齿不清地打断。


    “什么?”


    Peter停下了手中的活,松开嘴,拿着手电筒意味深长地照着他:“那个,听着,如果你是想泡我阿姨,我劝你……”


    “不不不,你把我想成什么了,”Wade摆手,“我只是想看能不能帮你快点儿恢复电力,我有个很可爱的网恋对象,目前还不打算出轨,你玩不玩《绝地逃杀》?哥可是美服第一,看在你帮我们搞电箱的份上我可以带你两盘,顺便给你看看我的网恋对象,我打赌你会很爱他的,但别爱上他,不然我们可就要以蛋蛋的名义打一架了——”


    “闭嘴,Wilson先生。”Peter受不了地闭了闭眼睛,“就是……别说话了,我要集中精力弄这些电线。”


    Wade在高中生面前讨了个没趣,有点郁闷地坐了一会,时不时接过Peter递来让他拿好的工具零件什么的。


    “那,”五分钟之后他说,“我追你阿姨有戏吗?”






//




    一切如常。


    赛季结束时Deadpool毫无争议地获得了第一,拿了一大笔来自游戏运营和直播网站的奖金。Wade变本加厉地粘着Spider-Man,有时候直接冲出来打架,有时候则保持了一段烦人的距离亦步亦趋地跟着,直到没什么人杀了才开始对他动手,在小蜘蛛懊恼地抗议时温柔地送他几句甜言蜜语,游戏人生悠闲又愉快。


    休赛期间游戏会制定一些特殊的规则,像这周六晚的限定时段,所有人进入地图时会被分配一个号码,两个相同号码的人同生同死。Wade的手气非常差,连着几局分到的人都是菜鸟,要么他连和自己配对的人影子都没看见就莫名其妙死了,要么就是连子弹都不会躲,无论Wade怎么吼着“躲子弹啊”,那些人也僵硬得像是要凑上去亲吻枪口似的,连累Wade自爆得一次比一次快。


    Wade的暴脾气在早期是出了名的,后来人气太高才稍微收敛了一些,现在已经学会把无数句骂人的脏话浓缩进一个深深的“唉”字,今晚他已经叹息了不下十次了。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被憋成一个气球,Wade干脆不再考虑新增的游戏机制,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杀到自己人算倒霉,能杀几个算几个。雇佣兵打扮的角色身后没多久便已然横尸遍野,他在留言区的一片惊叹中难得沉默地将血淋淋的武士刀入鞘,走了几步转过墙角,迎面却碰见一个熟悉的人影。


    杀上头的Deadpool一见老朋友便更加兴奋起来,没等Spider-Man有什么反应就重新抽出刀展开攻势,对方愣了愣连忙招架,节奏快到屏幕上不停地切换着颠来倒去的视角,刀刃破空的声响和嘶嘶的蛛丝交织在一起,Spider-Man在只剩下最后10%的血量时终于脱身,三步两步跳到墙上。


    “怎么啦,打不过我?”Wade咧开嘴笑了,“抱歉啊甜心,今天下手重了些,把你弄疼了。”


    小蜘蛛的大眼睛瞪着他,频道里打出了一个数字:63.


    “我和你的号码都是63,”又跳出来一行字,“你确定我们还要打下去吗?”


    Wade愣了两秒,旋即先前的烦躁和嗜血瞬间一扫而空,两把刀往地上一扔,Deadpool整个人像是真的变成一个粉红色气球,晃悠悠地就要扑到Spider-Man身上。


    “不打了不打了,”他捧着脸迭声说,“我错啦,对不起,今天过得不太好,要医疗包吗亲爱的?”


    Spider-Man:……不用了,我自己有!


    可爱的人打个感叹号都那么可爱,Wade老老实实地靠着墙角坐下,抬头对Spider-Man说:“好的,你慢慢来。待会儿我们就出去教训那些小傻逼们,相信我,我们俩所向披靡。你能开麦吗?我当然不是因为想听你说话,就是你知道,组队嘛,打字不方便。我绝对不录音,我保证。”


    三分钟的沉默后,左下角又跳出一排。


    Spider-Man:稍等。


    过了一会儿Wade的耳机里传来一阵细细的话筒电流声,随后,一把清亮的嗓子咳了咳,青涩的少年音顺着电流穿入Wade的耳朵:“请问,可以听得见吗?”


    Wade傻了。就算有电流干扰他也听出来了,他又不是聋的,这声音,百分之两百,不就和住他隔壁的那个Peter Parker一模一样吗!


    眨眼间所有Peter Parker和Spider-Man之间相符相通的细节都在他脑海中串了起来,Spider-Man的上线时间和Peter的放学时间,Peter对Wade美服第一的吹嘘无动于衷,他们都在那天晚上同时下线是因为他们都停电了——女雷神的内裤啊为什么他没早点发现呢!但是谁又想得到他就住在他隔壁呢!他的Spidey就是Peter Parker!


    “可以,我又不聋。”他说道,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太对,便又弥补般地说,“你听上去像个女孩儿,Spidey。”


    “不!我是男孩——男人,”Spider-Man急急地否认,“如果你不总是说那些奇怪的话,我可以发挥得更好的,我是说,可以对得起你的观众的水平。你听到了吗,Deadpool?我是有备而来的!”


    直播间留言区又炸了锅——这次是女性观众,发出了一大串意义不明的语气词和粉色小花花的表情。Wade想象中的Spider-Man的脸与Peter那张帅气的娃娃脸重合起来,小心脏像是被糖丝刺了一下。


    他摇了摇头,意识到他这下是真的在这男孩身上栽惨了。


    “当然听到了,小甜心,”他的回答不可避免地染上了一丝狡黠,“走吧,这把我们赢定了。”


    他可怜的心上人,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啦。






//




    Peter Parker从被窝里偷偷探出个脑袋,轻手轻脚地翻下床,打开房门朝外看了看。May应该已经睡着了,他屏息凝神地听了一会儿,确定没什么动静便又缩回自己房间,关门落锁,转而从自己床底搬出电箱,将电脑的插头插上去。他一登录游戏,就收到Deadpool的一条弹窗:“Spidey!今天双排吗?”


    Wade……Peter无奈地叹了口气,嘴角却弯起来:“只能两局。”


    话音刚落,Deadpool的组队邀请就发过来了。入队后他戴上耳机,压低了声音问:“今天是不是开了新地图?”


    “哇,你声音听上去像在偷情,我喜欢。”Wade轻佻的声线传了出来,“没错,我就知道你晚上会上线的。”


    “你在直播吗?”


    “当然不,这是个约会。”他的尾音带了些上扬的笑意,“我也不那么享受有观众在场。”


    Peter的脸忍不住红了,手上不小心摁错键,Spider-Man姿势诡异地抖了一下。


    “我……”他轻声说,“我知道你也有过没什么观众的时候。”


    “嗯?”


    “啊,嗯——我是说,每个网红都有还不太出名的时候。”Peter懊恼地发现自己咬了舌头,“没什么,我瞎说的。忘了它吧。”




    这是属于Peter Parker的青春期秘密。


    早在几个月前Wade Wilson搬到了他家隔壁,当时Deadpool还没那么有名,Wade也不太避嫌,常常大晚上的举着自拍杆,在自家门口的草坪跳舞讲笑话。Peter就撑着脑袋在二楼窗口饶有兴趣地看着,之后心血来潮地想看看这些视频到底拍成了什么样子,稍微搜了几个关键词就找到了他的推特账号。


    自那之后他就关注他了,看他发布一个个游戏实况视频,从GTA系列开始逐渐有了人气,然后在《绝地逃生》发布之后爆火,粉丝从几百涨到几百万,这件事就变得越来越难以启齿,后来也微不足道了。原本他和他的邻居就不怎么熟,一礼拜都见不到几次,除了May偶尔会带一些自以为美味的黑暗料理登门拜访,他们是邻居还是邻国都没什么区别。


    原本这样默默关注着倒也相安无事,可他自己却因为被Ned怂恿也玩了《绝地逃生》。事情从那之后变得越来越复杂,他好死不死在游戏里碰见了Wade,还好死不死地被他盯上了,像个热烈的追求者一样跟在他后面。Wade Wilson和Deadpool,两者都不是什么好人,一个性格糟糕常年无业,一个嬉皮笑脸满口胡话,Peter想删号的心都有了。


    但他每次一上线看到Wade点亮的头像又狠不下心,在游戏里横冲直撞地打了一遭又一遭,他们在游戏里越来越熟悉,Wade接得住Peter抛出的每一个梗,Peter也能完美get他每一个看似莫名其妙的笑点,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和Wade的相处会那么顺利,可那严格来说却仅仅是Spider-Man和Deadpool罢了。


    这个秘密沉甸甸地揣在胸口,压得他喘不过气,可又从心底里觉得挺高兴的。


    他从某一天开始下定决心——也许是发现连Deadpool直播间的观众都开始叫他Spidey的时候——要把这件事向Wade坦白。


    也许还包括更多的东西,但对于这部分,他需不需要直接告诉Wade似乎也不重要了。 






//




    这实际上是Wade Wilson的小计谋。


    他给它起了个很像21世纪言情电影的名字,叫人心俘获计划。简而言之,他既然现在把握住Peter自以为没有被拆穿的马甲,那他就应该将这个作为自己的筹码,慢慢地等Peter自己饱受煎熬,心生歉疚,然后来找他坦白。


    等到那时他就可以扮演一个深情的成熟男人的形象,表示自己并不介意他的欺骗,无论是Spider-Man还是Peter Parker他都爱,愿意一直等着他长大,然后娶了他!多么美好的结局!深情pool!为了爱情总得耍点小手段的,是不是?


    Wade这样打着小算盘,一边不动声色地在网上亲近Peter,和他插科打诨,大杀四方,一边现实里时不时地在他面前晃一下,装作礼貌而生疏的样子招招手。他觉得自己像一个真正的刺客,耐心地等待Peter难以平衡网络和现实中他们关系的落差,到那时他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助推,就能引诱他自己说出来。


    那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并不是一个很愉快的开始,Wade出门倒垃圾回来习惯性地往邻居家瞥一眼,意外地捕捉到某个在家门口荡来荡去的男孩,看上去忧心忡忡。


    “嘿,”他出声招呼道,“忘带钥匙了?”


    Peter被他的叫声吓了一跳,湿漉漉的棕色眸子冲他眨了眨,表情倏地一亮。他转头看看家门,又回过头看看他,便下定决心似地,鼓着嘴一溜烟地跑了过来。   


    Wade被可爱翻了,本能地想要张开双臂,却生生忍住了,僵硬地绷着圣人般的表情看他像一只兔子一样翻过低矮的栅栏,跳到自己面前。走到近前来Wade才发现Peter看上去相当不对劲,全身都脏兮兮灰扑扑的,脸上还有些细小的血块和伤口。Wade忽然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脾气呼啦一下就烧了起来,一时间只想冲到他那所据说是重点高中的学校里揪出那些校园恶霸,把他们揍得比他游戏里虐过的菜鸟还难看。


    也许是被Wade脸上的表情吓到,Peter呆了两秒连忙摆了摆手:“没事的,我习惯了……只是这次有点儿明显,我怕直接回家会被May看见。不用担心。”他咧开嘴试图冲Wade笑一下,却因为牵扯到伤口而疼得龇牙裂嘴。


    Wade就这么看着他,忍下心里那些想要抱住他,吻他,用他能想到的最恶心肉麻的话安慰他的冲动,站在原地闭了闭眼睛,然后拉住了Peter的手。


    “先进来吧。”他说。


    


    Peter仰着头,敷着几块白花花的药膏,坐在Wade家的沙发上动弹不得。他隐约听见Wade叫外卖的声音,接着是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他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低头端详了他一会儿,忍不住笑出声。


    “你现在就像生化危机里的那些僵尸,”他说,“身上泼点红颜料最好,能把哥给吓尿了。”


    Peter也想笑,但他觉得自己脸颊动一动就能滴一块什么东西下来,只好死死地憋着。


    “我没想到来会这样来你家,Wilson先生。”他说,“我很抱歉。”


    “呃……我又没有不让你来,”Wade撇撇嘴,“别把我想得那么坏,行吗?我上次就邀请你来打游戏了。”


    Peter听见“游戏”一词心里一动。他盯着头顶那块光秃秃的天花板,Wade的语气很温柔,没有电流加工过的金属感,直接回响在耳边,鼻腔里还有一股药膏淡淡的苦香味,他觉得脑袋有点晕晕的。白天那些拳头和嘲笑带给他的愤懑,在这样柔和的氛围里无声无息地消散了。




    他是不是要撑不住了?




    “我和你打过游戏的,Wade,”他轻声道。


    “嗯?”


    “我和你打过游戏的。”Peter忽然加快了语速,有点像他在直播里表现得很话唠的样子,“我和你一直在打游戏,我们昨天还双排了。我是Spider-Man。抱歉。我真的很抱歉没有告诉你。”


    Peter竹筒倒豆子似地支支吾吾说了一堆,甚至包括他早就fo了他,只是一直无法开口,还有一些别的,包括他其实并不讨厌他,很高兴能和他一起玩之类的傻话,他一边说着一边不停地道歉,直到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没什么可说的,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全都招完了。


    啊,该死的。


     Peter在心里把自己从头到脚骂了一遍,忽然发现Wade有一阵子没说话了。他艰难又不安地侧过头,然后他看见了Wade——缩在沙发后面无声地笑成了一个颤抖的球。


    “……”Peter愣了好一会儿之后气急败坏地跳了起来,“你知道了!你早就知道了!你就是想等我自己承认是不是!”


    “你太不会撒谎了,Spidey,”Wade一边抹着眼角笑出来的泪水一边说,“你会把谍战片演成灾难片的,还是分级PG-13的喜剧。”


    Peter瞪圆了眼睛,嘴唇又咬又抿,看上去仿佛要气哭了。


    “你——”他整张脸都涨红了,“我还那么担心——”


    “好好好,”Wade连忙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顺手占便宜地搂住他的脖子给了他一个环抱,“小甜心,别生气,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


    “我本来就是男人!”


    “那就答应我下次告白的时候不要一个劲道歉。”Wade说,“被你喜欢是世界上最荣幸的事情了,自信点。”


    “我……”Peter抬起头看着他的倒影,嘟嘟囔囔地说,“我没有说喜欢你。”


    “那你就是爱惨我了,”Wade置若罔闻地低声笑起来,缠着Peter脖子的胳膊又紧了一点,低头在他柔软的卷发上印下了一个吻,“要不是你现在满脸都是药膏,这个吻应该是在嘴上的。”


    他低声补充了一句:“以后会还你的,别失望。”


    


    


//




    Deadpool直播间的留言区炸了。


    确切地说,现在直播间已经不叫Deadpool了,主播把它改名叫Spideypool,头像也改了,原本完整的Deadpool面具logo,另一半变成了一只红红的,凶凶的蜘蛛脸。


    “不,我只是客座嘉宾,”Spider-Man强调道——屏幕左下角也有属于他的一个直播镜头,戴着面罩的男孩喋喋不休地强调,“没有,主播不是我的情人,更加不是sugardaddy,你们在想什么呢?不,这不是我的直播间!什么?我也被设置成主播了?”


    圆圆的红脑袋朝右边转过去。


    “怎么啦?”屏幕右下角的Deadpool眨了眨左眼,笑着说,“你知道我爱你。”










-END-


    


P.S.可能会有后续番外什么的……有一万个游戏想让他们打hhhh


    


    



评论

热度(691)

  1. 脑袋里住了个Wade黑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