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里住了个Wade

懒癌晚期无志青年,脑子里住了个正和巨怪跳舞的韦德·狗娘养的·威尔逊

【贱虫】好巧我也是

太太超棒!

七缺三:

梗概:两个CIA特工以为对方都是普通人。无能力AU。


1.

PeterParker是一名《号角日报》的记者。

他有着迷人的邻家哥哥气质和一双乱糟糟的头发,当他对你微笑的时候,仿佛全世界的蜜糖都倾泻而下,而你只是一片白面包吐司。

他今年已经二十六岁,成为一名职业的摄影师已经有三年了,他的作品甚至有一年还评上了荷赛的三等奖,与他常搭档的是《号角日报》最抢手的女记者Gwen。

更遑论Peter每月拿着三万美金的薪水,在紧迫的大城市过着使人羡艳的生活,他还有一个交往一年的男朋友Wade Wilson,两个人住在温馨的纽约公寓之中,各自繁忙却永远相依。

这样的日子应该是小说里写的那种黄金人生,但PeterParker此时要撕开完美的假面,告诉你一个关于他的故事。

首先,从最劲爆的开始。

他除了是一名记者摄影师以外,他还有一个小小的兼职——CIA特工,反恐情报局里的那种,特工。

是的,特工。

日子不如预期的那样美好,因为一切只是为了他另一重身份所做的伪装,身为一个特工听起来威风堂堂神秘莫测,但个中酸楚只有自己能体会。

第一,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是一名中情局特工。

这也就意味着,在遥远的以后他都只能对外宣称自己是一名年薪很高日子过得不错的摄影师,甚至对亲爱的aunt may也必须要施以谎言应付,他的爱人,朋友,家人,都只能驻足于他的伪装之外。

第二,不能暴露自己的任务。

他经常要被上级派到各地去进行任务,有时是绑架,有时是暗杀,有时只是解决一些安全问题,但所有的任务,他只字不提,连自己的日记里也不能写下一个字。

第三,学会永远撒谎。

这是他必备的基础技能,因为他的人生从二十岁起就浸淫在谎话之中,但还好他的老师告诉他:没有谎言人类无法存活。

可是Peter在六年的特工生涯中渐渐开始喘不过气来,很大的原因是面对Wade时的压力,他爱他,直到这一天终于来了,谎言不再是Peter的保护伞而是千斤坠。

2.

“hey babe.”

Wade正躺在沙发上玩PSP,当Peter进门的时候他抬手对他挥了一下。

Peter弯下腰来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顺势坐在他身边的地上,看他操纵屏幕上的人物。

他刚刚结束一个任务,凌晨从朝鲜飞回来,在办公室里待到下午三点才慢悠悠的开车回家,假装一副四处拍照一身疲乏的样子。

一个特工首先是一个完美的演员。

所以当Peter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把头枕到Wade的肩膀上的时候,Wade连一句话也没问就轻轻的拍着他的头说:“去休息吧。”

Peter感谢当初上头给他挑了一个灵活性十足的工作,他经常是为了任务几天不回家,但他可以说自己是去采风了或者是赶着录哪里一手的资料,等他回到家的时候,Wade还是深信不疑。

Peter撑着起来晃到浴室里去,脱掉了自己的上衣,热水从蓬头倾洒而出,白白雾气迷蒙了他的双眼,使他自己也看不清自己。

“Parker,第八次撒谎。”他默默的对自己说,用手指在左胸口上划了一个十字。

3.

Wade Wilson是一名酒吧老板。

他身高一米八,健硕又性感,一身的刀疤证明他曾经是个硬汉,他当过五年兵,去过伊拉克,回到美国退伍后选择开一家酒吧过悠闲的日子。

Wade讨厌循规蹈矩,喜欢插科打诨,他最爱的一个男人是一个普通人——PeterParker。

他所梦想的那种普通人。

为什么。

因为Wade Wilson隶属于CIA情报组的外派特工,那种每天拿着假ID过别人人生的特工,为了搜集情报和拷问罪犯而生。

他今年二十八,非常庆幸遇到一位又帅气又可爱又平凡又有一个挺翘屁股的男友,他告诉Peter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退伍军,其实他曾是雇佣兵,专干取人性命的营生,后来被CIA聘请才转为特工。

而这后面的一切,他需要三缄其口,谁让他妈的他是个该死的特工?

面对Peter水润又明亮的双眼,他甚至想一冲动交代了一切。

但他不行,Wade Wilson要为美国国家安全奉献自己的血与热,当然还有牺牲爱情与坦白。

4.

当Peter推门进来的时候,Wade其实刚刚从窗外翻进来躺到沙发上摸出PSP,他被紧急派往华盛顿,又因为意外事故被火速撤回任务,害得他浪费一天的时间在机场,而他还答应Peter三点以后自己一定在家。

而此刻已经三点五十,再过五分钟peter就要回来了。

如果他把时间浪费在乘电梯上,十楼的高度加上等电梯,搞不好会碰见peter,加上自己这一身的狼狈,到时候不免很多问题会出现。

他牙一咬,环顾周围,闪身冲进无人的小巷里,以最快的速度爬上墙壁,灵活的翻进家里。

迅速的整理了头发,擦掉了脸上污渍,用一分钟的速度更换了衣服,把脏衣服都藏到了他的背包里踢到床下,当门咔哒响了的时候,wade一个大跨步滚到沙发上,脸色平静的打游戏。

他轻轻抚摸着peter的头发时,强制压抑着自己的喘息,迫使其自然不会被发现异样。

等Peter进了浴室后,他狠狠的深呼吸了一口瘫在沙发上。

第十次撒谎。

他对自己说。

操。


Tbc



评论

热度(461)

  1. 威廉先生的帽匠菌七缺三 转载了此文字
  2. 脑袋里住了个Wade七缺三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超棒!